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

嘉庆君游台湾

《嘉庆君游台湾》 - 嘉庆君游台湾片尾曲七夕情一段嘉庆早年的民间传说,言情、武侠、冒险、推理,情节跌宕起伏、悬念迭生。
  乾隆末年,太子嘉庆(刘德凯饰)无意得知生母尚在,为寻访生母下落,嘉庆携护卫李勇(宋达民饰)乔装入台。
  寻访期间,机缘巧合,先后结识了二两(周明增饰)、明珠(狄莺饰)等人,在二、明等人的帮助下,破奇案,惩奸佞!每每在危急时刻化险为夷。而嘉庆、明珠也因此而互生情愫。然终究地位悬殊,一段感情将何以为继?生母下落又在何方?
  与此同时,奸臣和坤勾结白莲教意图谋害嘉庆,内忧外患,嘉庆又如何化解?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热播港台剧

热门推荐

40集没有办法拉~~~分级简介太长了,不管是知道还是百科都有字数限制而且我只有台版的分级介绍我贴《嘉庆君游台湾》(黄少祺版)台版的分级介绍一部分出来给你看好了是第01集到第15集第01集乾隆40年5月,颁诏赐婚,将十女和孝公主许配给和珅之子丰绅殷德。乾隆51年8月,赐予和孝公主金顶轿一顶。乾隆54年11月,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正式成亲。金碧辉煌的八人大轿前后伴随着数十名护卫,以及抬着嫁妆的男丁与宫女,从皇宫大门缓缓走出,形成一条长长的人龙,唢呐手与锣鼓手也并行在旁,场面声势浩大。坐在轿子里的正是和孝公主,她掀开盖头,表情流泄出了期待、以及些许的不安。突然间,凌空而至的两名蒙面黑衣人分从左右两旁袭来,与护卫大打出手,一时之间队伍大乱,男丁与宫女惊慌逃窜,原本井然有序的人龙瞬间陷入一片恐慌当中。同一时间,在宫中的乾隆也得知消息,立刻下令亲领禁卫军前往搭救和孝公主。黑衣人与护卫交手,打得不分轩轾,此时又出面一名神秘白衣蒙面人,张开两手随即射出许多小石子,护卫一个个被石子击中,动弹不得。和孝公主从轿内探头,见护卫都被点了穴,甚是惊讶,赶忙下轿,只见白衣人立刻把目标指向和孝公主,两人大打出手。就在此时乾隆赶到现场,禁卫军团团包围着白衣蒙面人与和孝公主,然两人依旧在缠斗,乾隆担忧爱女安危,遂脱下披风便要亲自上阵,然而一旁的佞臣和珅赶紧阻止乾隆涉险。突然间只见和孝公主与白衣人的战场从地面上一跃到了树梢,乾隆见状更是焦急不已,和珅吆喝要白衣人束手就擒,岂料这一喊让和孝失了神,一个不注意竟踩空,眼见就要从半空中跌落下来。白衣人赶忙伸手要抓紧和孝公主,然而和孝慌乱中竟扯下白衣人的面罩。一旁的众人见状惊讶,原来突袭和孝公主的人竟然是… 第2集和孝也抵达了鹿耳门,街道上琳琅满目的小吃及从没见过的玩意儿,吸引了和孝的目光,和孝被担仔面的的香味吸引,立刻点了一碗来尝鲜。而永琰、李勇、巧云与和珅手下大打出手,没多久三人便将和珅的爪牙打败,正当永琰上前质问众人的身份时,四周竟又有埋伏的弓箭如雨般落下,永琰忙挥着手上扇子挡住箭雨,手臂却也因此被箭射中。李勇跟巧云连忙应付并掩护永琰,此时四方又杀出重敌,李勇要永琰快逃,情急之下永琰只好赶紧离去。负伤昏迷的永琰被陈素娘所救。永琰醒来后已经身处素娘家中,素娘听出永琰的北京腔,遂询问起永琰的来历,永琰因不识素娘,遂隐藏起自己真实的身分,并化名为“高世国”,表示自己小时候曾学过闽南话,所以可以用闽南语沟通。素娘则问起永琰为何受伤,永琰谎称来台旬亲,意外遭受梅花鹿攻击,并感谢素娘的救命之恩,此时素娘的爹-陈万全匆匆赶来,要跟永琰讨医药费、病房费、清洁费等等,素娘尴尬不已,要万全别闹了,她救永琰回来根本没想过要对方的钱,然而铁公鸡万全却步放过永琰,永琰尴尬不已,因为全部的盘缠都在李勇跟巧云身上,永琰全身掏遍,就只有那拉皇后留下来的玉坠,不料万全大吃一惊,上前抢过玉坠,怒骂永琰是小偷!原来素娘身上的玉坠,跟永琰的一模一样,所以万全误会永琰手脚不干净,而永琰倒是惊讶询问素娘为何有这个玉佩,不料万全不理会,反而要永琰写下借据。永琰无奈,也只好签了借据…第3集和孝自此换回了女装,得禄取笑和孝,是因为见到李勇所以才想穿回漂亮的衣服。而玉书临时改变心意,要李勇及巧云半夜就去抢亲,以防陈家又耍什么轨计,李勇及巧云领命,趁着半夜就去将躺在床上熟睡的素娘给抱了回来。玉书自然是高兴不已,不料靠近床边一看,才发现棉被里裹着的根本不是素娘,而是王得禄。玉书惊讶又傻眼,正想修理得禄的同时,和孝及时杀出,不但救了王得禄,还狠狠修理了玉书一顿。玉书被打到头昏眼花,倒地不醒。同一时刻,巧云跟李勇也把被软禁的万全给放了出来。万全赶紧溜回陈家,一刻都不敢逗留。李勇也前来引导和孝离开杨家,和孝还依依不舍,想留下来跟李勇作伴,得禄赶紧把和孝拉走。和孝跟得禄两人来到街上,品尝了极辣的烧酒螺,忍不住大呼过瘾。而王满见到万全平安归来,自然是欣喜万分,不料万全回来以后却发现素娘在家,才知道自己被释放不是因为素娘准时嫁过去,而是永琰找人顶替代嫁,这下子万全更担心了,以玉书心狠手辣的程度,绝对不会放过陈家。万全气永琰白痴白喝就算了,现在还给他们捅了这么大的篓子,简直无法收拾。素娘跟永琰都尴尬不已。王满则要完全别怪永琰,毕竟永琰也是一片好意。永琰与素娘在抢亲事件过后感情更加升温,永琰暗示素娘,是否该给自己一个期限,若元春不回来,是不是要有其他打算?素娘也明白永琰话中的含意,是希望自己能给他一个机会,正当素娘不知该如何回应时,突然出现几名黑衣人掳走素娘,永琰急追,幸好和孝跟得禄适时出手相助,这才知道原来两人的秘密武器是之前烧酒螺的极辣汤汁,溅到黑衣人眼睛张不开。得禄将银两交给永琰,永琰则赶紧带着昏迷的素娘返回陈家。第4集素娘大受打击,卧病不起,永琰想探望素娘,却被万全与王满阻止,原来万全跟王满也被素娘轰出房门,拒绝他们继续当杨玉书的说客。而和孝与得禄闪避了几次丰绅殷德的追捕,丰绅殷德故放两人离开,时则为想探出永琰的下落。得禄与和孝假扮成福建商贾,说整个府城都介绍陈家是大米商,所以特来拜访。和孝自称林玉莲,与自称是王禄的得禄以父女相称。而出手阔绰的两人让万全与王满眼睛为之一亮。以为遇到了大金主,遂对和孝两人有求必应,甚至答应两人住进陈家,极尽巴结之能事。见到住进陈家的和孝与得禄,永琰自然是错愕不已,和笑谈起见盗风绅阴德的经过,永琰不免联想起当日刺杀自己的黑衣人,是否与丰绅殷德有关系?永琰并交代和孝转告巧云,前往李家试探李元春的人品如何。得知素娘茶饭不思,永琰遂悉心开导素娘,要素娘清楚事情真相,否则元春移情别恋,素娘这么绝食只是伤了自己的身体罢了,素娘听劝,遂又肯恢复进食。而陈家的一切都被在外监视的丰绅殷德看眼底,明白和孝会住进陈家是因为永琰也在此地的关系。另一方面,遵从永琰指示的巧云,故意与元春擦肩碰撞,丢了一袋钱在地上,寻问元春是否为失主?然不管巧云再怎么计诱,正直的元春依旧言词否认。巧云认为元春似乎心地很善良,遂继续跟着元春。在路上元春与妹妹蕙君以及李夫人相遇,巧云误以为蕙君是元春的心上人,离去。第5集众人陷入一片纷乱之中,大伙儿想尽办法测试阿水婶是否真的是永琰的亲生母亲,然而阿水婶疯疯癫癫,状况时好时坏,搞得众人晕头转向,哭笑不得。而丰绅殷德也趁机害患有花粉症的永琰哮喘发作。发起病的永琰脸色苍白,看来痛苦不已,而疯癫的阿水婶又在丰绅殷德的引诱下,让永琰服下病情加剧的汤药,这下让永琰更加病重,卧病不起。众人见状更是惊愕不已。王得禄想起永琰患有花粉症,遂上街购买麦门冬这味药材,不料附近药铺的麦门冬早被杨玉树给早一步给买完了,众人这下更是苦恼,和孝想起素娘懂医理,何不找她帮忙?于是一行人便在深夜直捣陈家,而素娘得知永琰的病情,二话不说便答应帮忙。素娘表示冰糖蛋黄饮不但可以纾缓哮喘的症状,长期引用还能调整体质,改善痼疾,果然在素娘的悉心照料下,永琰恢复了健康。永琰感激素娘的照顾,众人也欣喜不已,只有巧云心中怅然。而坚持要娶素娘的元春惹恼了李夫人,李夫人认为说不定杨玉书会来找李家麻烦,根本就是素娘跟玉书串通好的,然而元春不相信单纯又善良的素娘会做出这种事,坚决替素娘辩驳,蕙君也在一旁帮着李夫人指责元春,元春在难以两全的状况下,便告知李夫人,既不能违背母亲,又不想让生前订下这门亲事的亡父失信,他可以不娶素娘,但这辈子也决定孤家寡人到老。李夫人闻言震惊,所谓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李夫人不能眼睁睁看李家香火断在元春手上,见元春如此坚持,也只好同意去再陈家提亲…第6集进了李家的素娘照样遭到蕙君跟李夫人的刁难,然而有和孝跟巧云的暗中帮助,素娘还是见到了元春。躺在床上重病不起的元春,见到素娘自然是相当激动,两人泪如雨下,而元春也不忘鼓励素娘,千万不要被打倒,他也会坚持下去。和孝跟巧云在一旁看到这幕,决定要暗中帮助两人。另一方面,永琰跟得禄来到江山楼,嫦娥老鸨起初还不愿意多谈丽红与艳红的事,但永琰与得禄拿出银两,才让嫦娥说出实话:原来丽红跟艳红当初都是江山楼红牌,陈仁和来江山楼,两个人也都伺候过他。由于仁和出手大方,结果让原本是好姊妹的丽红与艳红争风吃醋,最后竟然反目成仇。而老鸨常为了此事出面缓颊,直到某天听说艳红技高一筹,陈仁和答应要帮她赎身。就在众人替艳红高兴之余,情况却又急转直下,变成丽红出线,两人为了此事又大吵一架。那天晚上,艳红还拿着菜刀说要把丽红毁容,吓得老鸨哀求两人收手。没想到第二天,艳红也说有人要帮她赎身,结果一次少了两个红牌,让江山楼生意差了许多。得禄听完老鸨的说法,认为唯一能确定的是艳红与丽红都在同一时间赎身从良,而根据阿水婶的说法,丽红嫁给了陈少爷,事实上嫁到陈家当媳妇却是艳红。所以最可能的情形是,争输的丽红觉得没面子,假借有人赎身也离开江山楼,并告诉阿水婶自己要从良嫁人,让阿水婶放心。而阿水婶听到得禄的推论,半信半疑,追问银花何须托梦?永琰却想起还有某个怪异之处,得禄问何处怪异?永琰说还需确认,但要是他的判断没有错的话,银花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得禄跟阿水婶闻言大惊…第7集永琰带着巧云和王得禄来到了“东进门”,原来衙门又称做“六扇门”,其中最重要的是位在中间的“仪门”,平常都紧闭着,只有迎接重要人士的时候才会打开,其他人都是利用旁边的小门,也就是所谓的“脚门”来进出,而“脚门”有东进西出的规矩,所以就称为“东进门”,这也就是和孝的纸条上所显示的线索。然而众人刚要进东进门,就见到和孝被三名蒙面大汉给押了出去,由于王得禄不会武功当场便被遣回了客栈待命,永琰和巧云则不动声色地跟踪了上去,没想到一到了“关仔岭通天崖”,和孝就被迫一跪,眼看就要被砍下脑袋,永琰连忙出手抢救,你来我往之间永琰终于将和孝抢救到手,没想到和孝居然趁隙重创了永琰!永琰这才恍然大悟这是敌方所设的陷阱,这个和孝是敌方假扮,这时丰绅殷德趁机对永琰施以暗算,永琰重伤之余难以抵挡,幸亏巧云即时替永琰挨了一掌,永琰一路奔逃,最后居然逃进了素娘房里昏了过去,丰绅从血迹察知永琰去向,便命郑树森搜查陈家,素娘于是以入浴之计来防止搜查,救了永琰一命。巧云虽被丰绅所俘虏,却色诱狱卒成功地逃出了牢房,也顺道救出了李勇,急忙回到了客栈,还来不及和王得禄解释他们就准备匆忙离去,没想到一踏出客栈,却让守株待兔的丰绅殷得抓个正着。永琰一醒来便急着回客栈和王得禄会合,素娘担忧永琰的伤势过重,便执意陪同他一同前往,一回客栈经过店小二的说明,永琰才知仍旧晚了一步。丰绅逼问巧云、李勇和王得禄三人永琰的下落不果,在校场下令立斩三人,素娘上前干预,质问三人所犯何罪,丰绅殷得则以他们三人奉命保护京城重要人士,以怠忽职守罪名作为塘塞,素娘用言词挤兑,让丰伸开口承诺只要这位“重要人士”平安归来,他们自是无罪,此时永琰像是套过招似的正好配合出现,奇怪的是他身上却完全没有受伤之相,丰绅阴德藉口在永琰受伤处用力掸了几下作为试探,没想到永琰却若其事地接了下来,还揶揄了丰伸一番,丰绅没办法,只好依言当场释放了巧云三人。永琰率着众人出了衙门,仍旧没有告诉素娘他真正的身分,然而当素娘一告辞离去,永琰便倒了下来,原来方才的若无其事只是永琰勉力伪装的,然而永琰仍旧催促众人继续前行,因为它料到丰绅必定派人前来追杀,不久追兵果然尾随而来,永琰流血过多却昏了过去,李勇只好划伤了自己的手臂,用鲜血引导追兵走向错误的方向,终于得以脱逃,这时众人躲避的身后草丛突然传来了细微声响,李勇转身正要攻击来人,却发现原来是阿水婶。第8集城隍爷出巡的事,一下子就在百姓间如火如荼地传扬开来,玉书听闻此事,为了元春的死心里发虚,频频将不安化成怒气发泄在其他人身上,一日他奉丰绅殷德的命令准备一些棺材和丧葬用品,在糊灵厝店里遇到了素娘,出手调戏了一番,却因店里飘来了雪白的“冤纸”,吓的住了手,素娘连忙趁机告辞离去,并以为这冤纸是元春死后喊冤,一路捡拾而去,玉书不甘心地跟踪而去,意图不轨,幸亏一个黑衣人出手相救,将玉书打跑,后来黑衣人露出了真面目,居然是永琰!原来这些冤纸都是永琰等人所发,目的就是要帮阿水婶伸冤,素娘虽然略为失望,却很快地调适好了情绪,两人久别重逢,说笑了一阵,素娘离去,永琰看着素娘离去的身影越来越小,显的离情依依,这时候地上的冤纸啪拉拉地飞扬了起来……冤纸从窗户边飞到了锦桃的房里,锦桃一醒来喝水,便见到了这张冤纸,不禁下的冲了出去,仁和这时正巧回房,不知这冤纸究竟是什么东西,随手一拿便赶紧追了上去,一路追到了厨房,仁和见锦桃嘴里边胡言乱语,边拿着大鼎又要冲出去,连忙上前阻止,锦桃无意中又看见了仁和拿在手中的冤纸,吓的晕了过去。而永琰这头,阿水婶还在兴奋昨晚城隍爷显灵之事,这是其实是永琰假扮的,众人都知道这件事,却彼此心照不宣,只是详问她有关银花的案情,众人得知原来阿水婶这么肯定银花案情有冤,是因为当初银花嫁去陈家当天,她不得其门而入,并未见到新娘,而后阿水婶放心不下女儿,便在镇上留连不去,一天巧遇了喝醉酒的陈仁和,从他口中得知她女儿居然在新婚之夜就跑了,她察觉事情有异,想去县衙门击鼓伸冤,锦桃却从中作梗,使得县太爷不肯受理她的状纸。永琰听完这番话,便要阿水婶再去告一次官,他保证县太爷这次一定会受理,阿水婶本来不信,永琰只好用城隍爷托梦的说法来哄了阿水婶答应。而当晚永琰为了在增加犯人的心理压力,又再扮了一次城隍爷出巡,中途居然遇到了一行诡异的送葬队伍,永琰决定续往前行,而送葬队伍这方是由丰绅所领行,他手下一见城隍爷缓缓前来均是十分踹踹不安,丰绅却不信真是城隍爷出巡,也决定续往前行,两方原本正相安无事的交错而过,但永琰却猛然发觉棺材打洞,得知送葬队伍是假,巧云和李勇也发现抬棺人秀里居然暗藏匕首,两方一触及发,开始大打出手,永琰主攻棺材,丰绅极力阻挡,两方原本势均力敌,然而巧云和李勇在解决其他人之后飞身来帮忙永琰,永琰便得了空,趁隙轰开了棺材盖,发现里头躺的人居然是和孝!第9集李夫人气急攻心,拿了剪刀就要蕙君把孩子弄掉,素娘连忙阻止,李夫人反而打了素娘一巴掌,要他别多管闲事,蕙君趁此空档跑了出去,李夫人和素娘连忙追出,一路追到了悬崖边,蕙君对李夫人以死相逼,李夫人这才勉强同意让她留住孩子,但一方面又担忧蕙君未婚大肚子会成为街坊邻居的笑柄,蕙君却信誓旦旦的表示玉书一定会娶她进门。李夫人赶紧带着蕙君和素娘上门去向玉书提这门亲事,玉书原本还不肯认帐,但一想到可以趁这机会接近素娘便一口答应了,回程素娘在街上看见了锦桃问斩的告示,担忧家里的状况想回家探望,李夫人却怕素娘一去不回,便不理素娘的苦苦哀求坚持不允,和孝和王得禄正巧看见了这一切,侠义之心顿生,王得禄以提督的身分,冬令救济召集人手之名,顺利将素娘给找了出来,还顺道整了蕙君一顿。一出了李家,素娘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王得禄和和孝为了让她能回家所设的局,这时候永琰和巧云、李勇担忧和孝安危找了来,素娘急着要知道有关锦桃被处斩的事情经过,众人不知从和说起,永琰便要李勇等人护送和孝回去,他陪素娘回陈家,顺便在路上慢慢告诉她经过。素娘一回到家便撞见大哥陈仁和喝的酩酊大醉,劝慰不果,永琰索性替陈仁和点了昏穴,让他安稳的睡到天亮,隔日素娘和家人一同到了刑场上送锦桃最后一程,行刑前陈仁和捧着饭菜恳求郑树东让他与锦桃死前话别,仁和一口一口的喂锦桃喝下肉粥,喝下水酒,锦桃流着眼泪向陈仁和忏悔,两人这时才深深感受到了夫妻之情,两人离情依依,郑树东不耐烦,硬是命人拖走了陈仁和,强制行刑,锦桃一死,鲜血喷到了陈仁和身上,他受到的刺激过大,竟然当场晕了过去。第10集素娘被玉书给逼死了,王满和陈万全伤心欲绝,没想到玉书和蕙兰的态度仍就十分嚣张,气的和孝各赏了两人一巴掌,眼看冲突就要闹大,永琰连忙出面调解,并由郑树森秉公将玉书给押进了衙门,只是李夫人对素娘之死莫不关心的态度惹火了陈家夫妇,使得两家的关系变的更加恶劣。丰绅得知此事怒气腾腾,但认为玉书尚有利用价值,仍旧命郑树森放了玉书一马,郑树森于是草草了结了此案,让玉书当场无罪释放。玉书拜谢丰绅阴德鼎力相救,却让他狠狠教训了一顿,原来素娘大肚子是中了一种毒,需要火岩山附近生长的聚阳草才能解毒,丰绅一得到这消息,料准了永琰不会对素娘袖手旁观,早已在火岩山旁布置了陷阱,以便取永琰性命,但素娘一死,这番苦心自是全盘落空了,没想到正当丰绅为此事折磨玉书之时,却得到了永琰等人居然仍旧去了火岩山的消息,丰绅等人于是前往一探究竟。永琰等人来到了火岩山,果然在山顶中了套索陷阱,若是挥剑斩断绳索自救,众人将掉到下方所布置的剑山上头,不自救的话倒悬在火岩山顶也会被热气烝腾的火岩山头给拷干,简直是进退两难,而丰绅阴德等人的步伐却是越来越近了,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时,和孝和王得禄赶来救援,和孝飞身斩断绳索紧接一掌,便将永琰给带进了王得禄怀中,如此一一将李勇和巧云给救了下来,永琰等人这才展开了找寻聚阳草的行动,也幸亏王得禄运气好,在出恭的时候碰巧找到了难寻的聚阳草,从容离去,使得丰绅等人扑了个空。王满和陈万全将素娘葬在元春身旁,没想到李夫人和蕙君两人却出面阻挠,他们认为元春是给素娘给克死的,坚持不让素娘葬在元春身旁,更甚者,蕙君居然还拿出休书,代兄休了素娘,表明他们两人已经不是夫妻,要他们尽快迁墓,还仗着火木等人的恶势力威逼,陈万全和王满却不受威胁,他们撕了休书,要火木等人要打就打,正当火木要动手之时,巧云及时出面阻止,原来永琰等人从火岩山下来便一路赶到了墓地,正巧撞见了此事,他们赶走了李家人之后,将聚阳草种在素娘的墓旁,以祭素娘在天之灵,却见到元春的墓旁有许多死掉的蚯蚓,似乎有什么古怪。第11集和孝和王得禄等不及上路就提早先行,两人盘缠用尽,便假装成一对父女在路上投宿,农妇阿好婶热情好客,还请了两人吃了便饭,两人一吃之下惊为天人,询问下才知道原来在乡下地方比较贫瘠,平常时拜拜剩下的鸡肉因为比较老,所以阿好婶就切丝用卤,再浇上一些鸡油就当作一顿饭来吃,王得禄大力怂恿阿好婶拿出去卖,招牌就写“嘉义鸡肉饭”,保证赚大钱,阿好婶认真考虑了起来。和孝和王得禄为了在阿好婶面前扮父女,闹出了不少笑话,阿好婶却觉得他们感情极好,因此而感慨起她那个当作男孩子来养的女儿昭弟,原来阿好婶的翁婿死的早,只剩她和昭弟两人相依为命,没想到昭弟一日说要去西螺练武,不成功便不回来,却一直到今天还是没有消息,王得路和和孝起了同情,临走前便答应若是遇到昭弟,一定替阿好婶传达她的相思之情,阿好婶于是告知昭弟的特征就是眉间有一颗痣。两人继续上路,但由于身无盘缠,王得禄只好在街上摆了算命摊赚点花费,好不容易来了个年轻的客人,吊儿郎当的要王得禄帮他算今天的赌运,王得禄看不过反而教训起他来,还咒他一辈子都翻不了本,只会越赌越输,气的这年轻人动起手来,一名姑娘上前好言相劝,没想到居然是素娘!原来陈家和李家现在人丁单薄,于是就干脆住在一块,没想到有一日蕙君突然回来,还拿着刀子在大街上挥舞,说要找殿下报仇,那时候永琰等人早已不在镇上,李夫人担心蕙君会出事,便要素娘带她回家,素娘一路追着蕙君而去,没想到还没找上她,却先遇上了王得禄和和孝两人。和孝知道了原委提议可以结伴而行,素娘可有银两可解他们燃眉之急,她也正好可以在旅途上抽空教导素娘武功以便防身,素娘欣然答应,不知道和孝其实还多了个用心,那就是制造素娘跟永琰两人重逢的机会。第12集由于秀红是吃了素娘所给的饭菜而中毒身亡,所以素娘也被牵扯到了这桩命案当中,永琰为了搜罗破案线索,便私下替赵硕验尸,发现赵硕并非死于勒毙,其实是中毒而死,永琰还待再查探,石火炎居然得了消息,带兵来将永琰等人抓个正着,永琰和王得禄反而被押进了大牢。永琰趁着和赖金城一同身在狱中,便询问他有否任何遗漏的线索,赖金城想起丰绅殷德曾命郑树东将他押了出来,说了许多他听不懂的话,还跟他索求一本秘密帐簿,他还摸不着头绪,便被押了回去,但这件事不知为何,赖金城竟然没对永琰报告,私自隐瞒了下来。和绅回信给丰绅殷德,提点他若是取不了永琰之命,毁他声誉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同样都能让他当不上太子,丰绅于是决定先留永琰一条命。当日和孝前来劫狱,没想到石火炎像是早有准备地带兵守株待兔,将和孝以劫狱现行犯的罪名与以逮捕,随后便开堂审问,指证历历地将众人一一入罪。石火炎认为当日赵硕为了小妾秀红之事来找赖金城理论,赖金城不甘心被赵硕屡次要胁,决定杀人灭口,于是从后门送赵硕出去以后,便顺手拿了条晒衣绳,尾随其后,在他家门口将赵硕给狠狠勒死,并叫衙役拿出晒衣绳当作证物紧接着石火炎又指着素娘,称他和赖金城两人是共犯,因此在鸡腿里下毒,杀害证人萧秀红来灭口,并叫衙役拿出鸡腿和银针,当场试出鸡腿里果然有毒!再来又给永琰、王得禄按上毁损刑案尸首,湮灭证据的罪名给和孝按上了擅闯禁地,欲劫走狱囚的罪名,这整段自圆其说石火炎说的一气呵成,要众人伏首认罪。第13集永琰等人再次来拜访济公禅寺的住持,住持这才说出了当年赖大柱寄放帐簿的因由,原来赖大柱当年捐了大笔金钱盖了济公禅寺之后,常来禅寺打坐修行,有一阵子却不知为何特别心浮气躁,住持试图给予开导,要他来到禅寺静坐,就要懂得放下,没想到这番开导没有成功,反而给了赖大柱灵感,果然将秘密帐簿“放下”,藏到了蒲团之中,住持虽知道赖大柱在禅房里藏了东西,但却从未试探此事,也不知他藏了什么,直到永琰等人前来,住持这才透露了讯息,帮助永琰等人找到了帐簿。永琰了了心头疑问,向济公上香还愿,此时寺内香客认出是永琰等人,便鼓噪了起来,喝采永琰在赵硕一案上破的十分漂亮。之后永琰带领素娘和蕙君见面,蕙君对素娘却始终冷淡,连同一张饭桌也待不下就先回了房,素娘不灰心,当晚带了一碗猪脚面线来探望她,素娘频频问话关心,蕙君一一给了钉子,半点也不留情面,素娘索性把话说开,蕙君却听不下,恶声恶气地将素娘给赶了出去。蕙君赶走了素娘之后,居然翻了窗户便跑了出去,原来她当初行乞巧遇永琰只是一番刻意造作,其实她是丰绅殷德派来的内应,她去向丰绅报告永琰等人的动向,也顺道带了一个消息给他,那便是永琰和秋香似有暧昧关系,丰绅对此事颇感兴味。之后众人为了找出太后的下落拜访了嘉义各大庙宇,一日来到了水手爷庙,遇到一名女子春娇正发送红蛋给众香客,原来春娇和丈夫志明两人成亲一年多,本来相当恩爱,但前阵子志明却被一个叫美女的女人迷的魂不守舍,到后来变的常常夜不归营,这样的日子一久,春娇决定亲自去找这个狐狸精理论,好不容易等了几天,终于被她堵到了这个女人,没想到却撞见了志明跟她私会的亲密模样,春娇怒火中烧,气的上前跟她理论,没想到志明却帮美女说话,还要春娇别出来丢人现眼,春娇一听气的失去理智,便拿起棍子追打他们两人,志明护着美女,两个人居然就这样逃走了,春娇进退无步,只好去求水守爷帮忙。第14集经和孝告知,永琰听闻秋香打着他的名号作为招徕之事,一方面感到不满,一方面也担忧素娘会对他的为人产生怀疑。和孝察觉永琰对素娘的观感特别在意,对他又是揶揄,又是劝告,让永琰决定硬着头皮,去向素娘解释清楚。就在他不知该用什么立场去对素娘解释时,她却在房中一声惊叫,永琰立刻闯入,原来是老鼠把素娘给吓得躲到椅子上。不见老鼠,素娘却在要下椅子时腿软地摔到永琰怀中,两人抱在一起,尴尬地赶紧分开。素娘问为何永琰会刚好在门外,他被逼得只好解释起自己两次去春满楼都是为了办正事,却给秋香拿去做广告的原委。秋香不明白永琰为何要对自己澄清,永琰也误会秋香不相信自己,气恼地决定去找秋香谈个清楚。第15集皇后认为未待永琰为自己辩解,只听信片面之词就要定他生死,未免太过武断,希望皇上派李勇带著金牌再度赴台,火速带永琰回京讯问若是永琰真的犯下大错,她绝对再无二话。皇上龙心大悦,照准,和珅扼腕。在台湾的和孝跟得禄花了两天还没找到永琰,只好再度去找秋香问线索,却撞见已经遭到毁容的她,不但给春满姨赶出来,还让好奇围观的妇女们含恨追打。和孝两人担心秋香会被打死,赶紧追上去保护她摆摊的金城恰好撞见,赶紧将秋香跟粉圆带回自己小屋藏了起来.....



关于刘德凯版本的《嘉庆君游台湾》某个情节的小疑问

看电视嘛,何必那么认真呢?何况台湾的历史剧不太讲究及考察。